艺术家把麦当劳青瓜甩到天花板 猜猜卖多少钱?

  

  它的作者是来自澳洲艺术家马修格里芬(MatthewGriffin)。格里芬经常“皮一把”,其作品风格是“在雕塑、摄影、视频和装置作品中将诙谐、幽默与DIY情感结合在一起”。画廊甚至公佈了麦当劳汉堡的详细成分,以配合展示。

  这件作品是格里芬在现场即时创作的,耗时不超过几分钟。动作和力度并不需要任何技巧,整个过程非常纯粹,也带来了许多的快乐。但观众们的评论褒贬不一。对于这件作品,网友更好奇的是,天花板是也是艺术品的一部分吗?咱就问,万一它掉下来怎么办?令人费解的是:“我十几岁的时候因为这样做被警察赶出了麦当劳,现在这是艺术?”愚蠢而无用,艺术大概是死了吧……

  “这件作品是对真正艺术品的亵渎,那些花费数小时、数天、数週等时间的人的侮辱。”关于这些质疑的声音,Matthew的代表机构悉尼美术(FineArts, Sydney)的总监RyanMoore表示:“没关係,因为这很有趣。”“就像其他艺术家一样,Matthew的艺术作品用幽默作为一种手段,以质疑人们产生价值和意义的方式。”一旦上升到“价值”和“意义”,这就不是一片普通的青瓜,哪怕再加两个“0”也没问题,説不定还会卖得更好。

  

  就算买家斥下巨资,也买不到这片黏在天花板上的“原品”青瓜。毕竟食物会过期腐蚀,买家得到的是一份指示説明,大致就是甩青瓜的教程。此外买家需要再加4.44新西兰元的材料费——购买芝士汉堡的钱。好傢伙,这比上面的香蕉还坑爹(网络流行语,意思是有创意、让人意想不到),香蕉至少是拿到手的实物,虽然艺术家也説了:烂了概不负责。目前展出《青瓜》的展览已结束,FineArts艺廊并未透露这件作品的去向。

  在这场名为fine arts sydney的艺术展览里,其实还是有很多奇奇怪怪的作品。艺术家JulietteBlightman的作品,是一个假装会发出声音的盆栽植物。声音持续一个小时,不断循环;普律当丝弗林特的一幅作品挂在牆上,用铅笔在纸上画了一个坐着的女人吃香蕉;约纳李,他的作品就是一盏灯,名为《在途之灯》;哈尼阿玛尼奥斯的作品《眼泪》,材料是着色聚氨酯树脂、水粉、白青铜;另一幅在纸上的小人创作,为名《宇宙》;菲奥娜康纳的展览“门后”,来自于公共厕所门后面的钉子。

  总的来説,没有解説的话,我一个也看不懂这些艺术品所表达的含义。这些当代艺术,可能只能通过无尽的阐释和制造轰动,来获取关注了。

  格里芬算是比较跳脱的一个,他一直都是一个讽刺艺术家。他曾经有个作品叫做《除此之外的任何地方》(Anywhere buthere)。作品是用一张旧椅子,不稳定地放在一隻陶瓷海豚上,然后一个绿色的气球被吹风机吹着在上空盘旋,上面写着“Anywherebuthere”,多少有种逃脱现实的感觉吧。再比如,他还创作过一个名为《Aske》的互动作品。用一个纸板圆筒制成,上面有一张眼睛被剪掉的脸。当旁观者靠近时,乒乓球会从空洞的眼眶中射出来。这个机关是通过连接到吹风机的运动传感器完成的,使用吹风机的风向上推动乒乓球。的确是惊悚了点,但比一片青瓜有难度多了。

  如今,现当代艺术几乎囊括了一切,“它具有太多含义,以至于不再具有任何意义”。《艺术的故事》作者贡布里希称:“没有艺术这种东西,只有艺术家而已。”而德国艺术大师博伊斯又説:“人人都是艺术家。”

  而对于《青瓜》是否是艺术,Moore表示:“一般来説,艺术家不是决定某件东西是不是艺术的人,他们是创造和制作东西的人。一件作为艺术品的东西是否有价值和有意义,取决于我们作为一个社会集体选择使用它或谈论它的方式。”

  所以,在你看来,《青瓜》是否是艺术呢?在评论区留下的你留言吧!